首頁 > 讀·新聞 > 媒體關注
媒體關注

《工人日報》:王建濤的“大學夢”和“國際夢”

發稿時間: 2020年05月08日    【 字體:

2020-05-07,中工網首發,記者劉友婷。

王建濤是中廣核核電運營有限公司的一名發電機檢修主任工程師。他已申請的國際和國家專利超過100項,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。他先后被評為全國技術能手、中國電力優秀青年工程師、中國電力工業設備管理高級專家、中央企業青年崗位能手、廣東省五一勞動獎章、鵬城工匠、深圳市高層次人才和十大深圳好青年等榮譽稱號。

王建濤有兩個夢想,“大學夢”和“國際夢”。

王建濤的大學夢

很多人都不知道,獲得了如此多榮譽的王建濤,曾是一名中專畢業生。

1996720日,王建濤被分配到大亞灣核電站工作,那時他還不滿18歲。離開校園那天,他在學校大門口徘徊了很久,心中五味雜陳,兩年前的一幕幕又浮現在眼前。

1994年,中專畢業包分配、發補貼,因此考中專比重點高中難得多。王建濤從小成績優異,中考成績比中專分數線還高出了幾十分。當時家里窮得叮當響,除了溫飽問題,父母還要供王建濤兄弟倆上學。這些他都看在眼里,雖然特別想上高中,考個名牌大學,但沒好意思跟父母開口。

佇立在校門口,王建濤感傷從此可能要徹底與自己的大學夢訣別。沒上過大學,是他心中最大的遺憾。

到核電后,王建濤白天跟著老師傅在電站各個角落摸爬滾打,晚上就自學專業知識。雖然很努力,但中專儲備的那點兒知識還是讓他經常碰釘子。

一天,現場的一個設備出了點故障,王建濤和同事琢磨了老半天也沒解決,于是他們就想著把維修資料找出來看看,說不定能把故障排除。當同事翻箱倒柜把一疊資料找出來后,兩個人頓時傻眼了,文件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英語,壓根兒就看不懂。

中國核電建設前期主要是引進國外技術,大量設備靠進口,相關的外文資料王建濤和同事們誰也看不明白。時間不等人,故障必須要解決,沒有其它辦法,只有花大價錢請外國專家來支持。那時候,凡是維修難度高的項目,基本上就得依靠外國專家,電廠為此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代價。每次外國專家來支持的時候,王建濤他們都是遠遠的觀望,稍微靠近一點,老外就會連連擺手讓他們離開。王建濤他們只好馬上識趣地往后退,連聲道歉,生怕把老外得罪了。

王建濤想,要是自己能夠看懂這些英文資料就好了。自那以后,他下定決心,要吃透英語。當時,電廠也意識到了英語的重要性,免費開辦了英語培訓班,還請來了南京大學的教授在業余時間授課。每周兩次,每次三小時,王建濤從不缺席。正是因為這份堅持和信心,王建濤硬是把自己熬成了英語行家,和老外對話得心應手,看英文資料也沒有障礙了,逐步掌握了全套的檢修技術,實現了多個重大檢修項目的自主化,搶了外國專家的“飯碗”。

在核電廠工作的前幾年,王建濤儲備了扎實的專業和英語知識,他鼓足勇氣參加了成人高考,考上了華南理工大學的大專。后來,他又考上了中南大學的本科,今年還被清華大學的工程博士錄取了。用王建濤自己的話說,大學夢姍姍來遲,但終歸還是來了,不再遺憾。

王建濤的國際夢

檢修工作最大的特點就是重復,去年怎么修,今年還怎么修,明年繼續這樣修。

從入職到現在,王建濤一直從事核電廠發電機檢修工作,一干就是23年。對于重復的檢修工作,他有著自己的理解。他認為,檢修不能簡單的重復,而是下次要比這次好,要用科技創新,讓檢修安全性更高、質量更好、效率更高。

發電機檢修需要把定子線棒排水吹干進行參數測量,但如何快速吹干一直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,一般都要七至十五天,甚至更長的工期。

2006年的一天,在大亞灣核電站一臺機組的年度檢修中,定子線棒吹掃工作又開始了。人還是那班人,辦法還是老辦法,但這次運氣卻沒有往年那么好。吹了10天,結果仍不合格,同事們急得只跺腳。要知道,檢修工期每耽誤一天,電站的經濟損失就接近一千萬。

領導一遍又一遍的來現場檢查,情況還是不妙,于是給大家下了死命令:“24小時加班加點的干,想盡一切辦法,必須把線棒吹干,將工期延誤損失降到最低。”王建濤和同事們沒日沒夜的倒班,容不得半點馬虎,既要盯緊設備,防止發電機損壞,又想不出更好的辦法,只能按照原方法不斷的重復吹掃,期盼著測量參數早點達標,真是心力憔悴。幸運的是,經過半個月的艱苦奮戰,總算吹合格了。

這件事讓王建濤耿耿于懷:“難道我們就沒有更好的辦法?萬一以后吹一個月也不合格,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?”他堅信,要做設備的主人,不能做設備的奴隸。

在充分研究發電機的內部結構后,王建濤一針見血的指出問題所在:“線棒內部結構像人體血管一樣錯綜復雜,我們以前只管吹,卻不知道線棒內的水是如何流動的。”為了弄清楚線棒中水的流向,他做了一個透明模型,研究各種方法給這個模型進行吹氣和放氣,前前后后做了成百上千次試驗,無數次失敗又一次次重來。奇跡終于出現了,在一次試驗中,王建濤將模型沖壓后,用一種新方法快速釋放,氣體和水混合翻滾著像龍卷風一樣把線棒里面的水帶出來了。“成了!成了!”那一刻,他開心得又蹦又跳,像個孩子。

就這樣,王建濤研發出第一代發電機定子線棒自動吹掃裝置,一周就能把線棒吹干,再干這項工作大家心里總算有底了,也給電廠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效益。

王建濤并不滿足于此,因為第一代裝置還是需要檢修人員24小時盯著,不停的操作三個閥門,效率低,風險高。王建濤認為,裝置必須自動化。下班后,他把自己關在辦公室,反復琢磨,自己畫圖、學編程,工作太晚就干脆睡在辦公室的行軍床。周末也不閑著,學習間隙就跑去市區買元器件,搗鼓了大半年,終于把自動化裝置造出來了。

王建濤把這套裝置詳細的給領導展示了一番,領導卻提出了疑慮:“自行設計的裝置,用在造價幾個億的發電機上,敢用嗎?”于是,電廠請來了國內頂尖的專家進行評審。聽完王建濤的介紹,發電機領域一位很權威的熊姓專家說:“你們這個東西好,我學習了。發電機定子線棒吹掃在全世界都還是個難題,我只在美國的通用和日本的日立見到過成套裝置。你們這套裝置,原理上比他們更安全。”

專家都說好,心里踏實了。第一次用在現場的那個晚上,領導親自壓陣。王建濤按下“啟動”按鈕,壓力開始上升,他緊張的站在裝置旁,等了好久卻不見裝置排氣,領導和他忍不住探頭向排氣口看去。“噗嗤”一聲,大量的壓縮空氣混合著水霧噴了王建濤一臉,他抹了一把,抬頭發現領導也被噴了一臉水,兩個人都開心地笑了起來。

帶著“下次要比這次好”的信念,王建濤不斷升級這套自動設備,到2017年,他們只要7個小時就能把線棒吹干了。2018年他參加美國電力研究院汽輪發電機年會,與參會的200多名來自美國各核電廠和火電廠的專家交流,才得知美國目前最快也要36個小時才能把線棒吹干。

王建濤陸續有了100多項發明,解決了很多現場的疑難問題,他本人也成了國內外頂尖的發電機專家。對于未來,王建濤還有一個夢想——要努力將自己負責的小領域提升到國際一流。


微信掃描

新浪微博掃描

Copyright ? 2015 中國廣核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粵ICP備08132407號-20

全民快乐8-首页